当前位置:

首页 >>消费时代 >

李玉刚回怼周立波娘炮说的样子 我觉得挺爷们的

来源:内容均来自网络 发布时间:2018-09-20 17:28:36

  事件的开头很周立波。最近文娱圈“娘炮”的话题非常热闹了,结果到了9月8日上午,周立波微博发文写道“假女人在电视里教真女人如何做一个好女人,真男人在舞台上吟唱霸王别姬百媚千娇”。这个指向已经非常明显了。

  我本来以为,金星会立刻怼回来的,没想到先出手的是李玉刚。李玉刚工作室的微博写道:“对于‘娘’或是‘爷’在于心而非形,请勿站在道德制高点消费别人,炒作自己!”

  从周立波微博的字面来看,他对金星李玉刚的评价不一定是娘炮,有可能是爷炮,但骨子里其实还是说人家娘炮。而且最后还呼吁,“中国雄起!让娘炮走开!”

  到底是不是“少年娘则中国娘”,这不是今天讨论的话题,我想说的是,不管对于爷和娘这件事是怎样的态度,周立波都没有权利让任何人走开。

  但最可怕的,是无限地扩大“娘炮”这个词的外延,更用言论将娘炮钉在耻辱柱上。因此李玉刚的回应,才更显得有力量。

  先看周立波,推文真的很长了,还有配图,这个配图是什么意思呢?也是不太懂,大概是你看我跳这么高我一点都不娘炮的意思吧。

  正文呢,首先是收“2005年还没有‘娘炮’的时候,其实‘爷炮’已经悄然走红”,并称其在当时为一种非主流审美状态。

  但如今,他认为“这些非主流慢慢的成为了主流”,具体表现为“假女人在电视里教真女人如何做一个好女人,真男人在舞台上吟唱霸王别姬百媚千娇”,最后还对中国的未来表示担忧并在文末呼吁,“中国雄起!让娘炮走开!”

  周立波自己可能也没意识到,他这段发文不仅是带着娘炮歧视发的,更隐含着强烈的性别歧视了,隐含的观点倾向是非常清楚的:第一,只有天生是女人的女人,才是真女人,的都是假女人 ,而假女人教真女人如何做一个好女人在他看来应该还挺好笑的。

  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比较老土和过时的脑回路。尤其这种脑回路出现在一位具有多年脱口秀经历的脱口秀明星身上,更让人觉得遗憾。

  首先是“感谢对玉先生认可,能把女形做到极致是他一直力求的!”这句话是明显的先礼后兵了,既优雅有软中带硬,而且完成了对周立波娘炮的第一重回应:这是女形艺术,不是什么娘炮!

  接下来是表明了自己的观点,不罗嗦,直接出金句——“对于‘娘’或是‘爷’在于心而非形”,这句话很干净利落了,也完成了对周立波的第二重回应:用形来定义娘炮,怎么就爷们了呢?

  这半句话字数虽少,但却起到了升华的作用,一是指明了某人是“站在道德制高点”,第二呢,也发出了明确警告:请勿消费别人,炒作自己!

  无论从危机公关的回应文还是吵架的互怼文来看,都真的很精彩很完美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字里行间透出的:爷们儿。

  所以传统意义上的“娘炮”首先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个男的,二是在行为举止或者性格上比较“女化”。

  金星首先就可以排除了,因为她是个女人,即使是某些人口中的“假女人“,但女人是没有真假之分的。

  可以看到在某脱口秀明星这里,有关娘炮的概念是含糊不清的,但至少可以看到,对于变性这件事,他的态度是很明显的:假女人。这其中是不是有某种强烈的歧视呢?

  没错这么多年里,她都被世人猛戳脊梁,被人说成是异类,被人质疑吐槽,但她说:“不想改变世界,也不想被世界改变。”

  我实在看不出来,这个女人到底哪里假了呢?难道因为她坚持做自己,所以现在就没有资格教女人如何做一个女人了吗?

  一直以来,李玉刚是以其独特的男身女形表演形式闻名的,也真的是以七尺男儿之身将王昭君、杨贵妃、虞姬等著名的中国古代美女演绎得千娇百媚。

  如果说在舞台上千娇百媚就算娘炮,京剧旦角那么多一代代的艺术大师,在某人眼里是不是都算娘炮呢?

  李玉刚的声音是可以在男女声之间自如转换,而舞台上的女装他听到最多的是“美”,但这背后是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努力的,他自己说过“为了在舞台上一颦一笑间的妩媚动人,我学习男扮女装非常非常费劲。这些都是技术活,包括化妆。最开始,我每天一起床就一遍遍化妆,化完了洗,洗完了化。那时候我经常去买化妆品,人家议论说这个男人总买化妆品,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后来我就干脆说我是来拿货的,还能拿批发价”。

  是不是应该因为职业工作的女装要求被人说成娘,不是李玉刚的成就决定的,而是这件事本身的是非决定的。

  难道李玉刚没有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国家一级演员,就应该被吐槽娘炮了吗?我觉得只要个人职业选择是如此,无论取得怎样的职业成绩,都不该被人称作娘炮。

  这种危险就是,给“娘炮”上纲上线:只要我觉得你是娘炮你就是娘炮,而只要我觉得你是娘炮,你就必须得——“娘炮滚开”。

  但是为什么一个人需要跟别人不断证明自己不是娘炮,为什么李玉刚还必须发文回应,去对抗这种娘炮的质疑?我也硬是没搞明白。

  扪心自问,当初以秀兰花指的舞台风格在脱口秀江湖大红大紫的周立波,用自己的标准来衡量,又算不算娘炮呢?

  为了追求内心的女形艺术在舞台下费劲心思在舞台上百媚千娇,为了追求自我独立改变性别然后走上舞台谈论女性话题,这娘吗?我反倒觉得特爷们儿。

  当 “娘炮”渐渐变成了一个带有歧视色彩的词汇,建议这个词可不要乱用,因为谁都没有定义娘炮的权利。

  周立波可以在微博上对别人表达不满,这是他的权利,但请不要什么都往娘炮上靠,因为娘炮不是一个框,不是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

  每个人都有权活出自己心目中的样子,将好的、真实的、独特的自己充分展现给这个世界,我觉得这件事没什么好歧视的。

  比起考虑怎么更娘或者更爷,怎么像个男人或者怎么像个女人,我觉得在这世界上,更重要的是好好想想:怎样做一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