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剖析 >

在电视产业专业化的时代,如何预防下一次高一祥事件的发生

来源:内容均来自网络 发布时间:2019-12-03 10:53:51

高耀祥的突然去世,不仅是娱乐业反思的起点,也是一个更广泛的信号,表明过度劳累问题正开始正视。

高耀祥记录了追逐我的死亡,歌迷们前往事故发生地哀悼。数据地图。图片来源:新京报。

文韩思琪

11月27日,演员高一祥参加综艺节目录制时晕倒,死于心脏猝死,引起广泛关注。当晚晚些时候,浙江卫视第二次发表声明,表示节目组按照家人的意愿积极妥善地处理后续事宜,但无论如何,没有办法挽救一条鲜活。

在这次事故中,公众显然更关心的是治疗是否及时,安全是否到位,是否配备了医疗设备,以及知道如何使用它的医务人员,而不是苍白的道歉和含糊的抒情。

真人秀节目,特别是户外节目,自从进入模仿韩国的时代以来,已经形成了一种表达方式对机器来说是不够的,情节对游戏来说是不够的,整晚的逆转是不够的,早期阶段还不够后期。明星遭受的折磨越严重,节目的效果就越好,观众就越喜欢观看,这似乎是真人秀节目创造兴奋,然后进入高收视率的一条常识路径。

一些反对声音认为真人秀节目让许多艺术家放弃了结局,艺术家们仍然应该做好自己的工作,依靠天赋而不是体力,甚至是隐私来换取关注。还有一种粗略的制作理念,认为明星越是尴尬,观众就越兴奋。然而,虐待实现的最好的部分真的是观众想看到的吗?换句话说,是观众首先选择了这样的兴奋吗?还是节目首先给观众提供了这样的胃口?

对行业弊端的讨论也延伸到了电视媒体专业化的现状。事故发生后,许多明星纷纷出言,呼吁规范行业混乱,有人认为明星已成为高风险行业。

有些网民不买这个,说利用这场事故为自己的利益说话的明星们应该更多地反省自己,在呼吁人们注意自己的工作强度之前,更多地思考他们是否主动翻拍剧本,以及他们的能力是否配得上自己的薪水?也有更高的风险,但报酬较低的职业。

也许,演员宋佳发的微博,熬夜时变得专注,当你拼命工作时,更能说明问题的实质:过度劳累。绩效社会的悖论是,成长和进步成为唯一的正义。当创新作为一种驱动机制,每个人都成为系统的另一个部分,你不做,有些人做了变成了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每个人头上。

1930年,经济学家凯恩斯预言,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效率的提高,人们将进入21世纪的休闲时代。然而,今天的现实是,随着全球化、信息和消费主义的普及,人们的工作时间大大延长了。这正是日本学者森冈佳一郎在过度劳动时代所讨论的:全球化的合作网络打破了空间边界,加剧了竞争。

信息技术的发展打破了时间的界限,工作信息的便利模糊了工作和休息之间的界限,实际上延长了工作时间。随着消费主义的盛行,欲望在需求之前就产生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过度劳动时代的作者MoriGangxiao最终死于过度工作和心脏病。

追逐我节目事故不仅是娱乐业反思的出发点,例如以人海和时间长短为战术策略的粗放型生产是否已成为工业化的一个短板,也是一个更广泛的信号,即过度劳动问题应该开始正视。

韩思琪(文娱评论员)

编辑:李冰冰校对:刘越